范子翕

出一本乌金丸,捆一本漫画,“猜猜我们谁是攻”,送一本隐情。80包邮,有意向私聊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27)

第二十七章

 

这边唐山海在在纠结要不要跟眼前的这个小屁孩讨论一下亲爹跟后爸这个名分的问题,那边的柳美娜同样也不好过。

 

“柳姨...”柳美娜对这个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每一次柳美娜都听着这个怯怯的声音不停地为她口中所谓可怜的人辩解,而自己就变成所有人心里的恶毒后母,心狠手辣的女人。

 

血缘看来真的是很玄妙的东西的,就像吴玥明明从来都没有见过她生母但是论起这装小白花的本事还真的无师自通啊。

 

柳美娜将手中的水壶放下便转身,“吴小姐,赵先生好久不见。”

 

吴玥看着柳美娜不知为什么觉得有些胆怯,但是想到身边的赵栋她就突然有了底气,要知道她专门来这一趟可就是为了让赵栋怜惜她然后看清楚柳晗这个女人的真面目,至于那个不知所谓的律师说让她来道歉的请求原谅的事她根本就不可能会做。

 

在吴玥心里认定了柳晗就是见不得她好。就算所有人都说柳晗没有贪墨父亲留给她财产,可她心里就是觉得柳晗根本就没有用心管理公司,要不然就应该是吴珊珊那个女人来费尽心机的讨好她了,所以柳晗这个女人就是见不得她好。

 

“柳姨,您是怪我了吗?”柳美娜看着眼前这个楚楚可怜的女子,“是,我在怪你,你打算怎么办呢?”

 

吴玥显然是没有想到柳美娜会这样不给她面子,一时间怔住了,在她身旁的赵栋以为她被柳晗吓住了,便第一时间站到吴玥身前,“玥儿只是想来跟您道个歉而已,柳姨您何必咄咄逼人呢。”

 

“赵大公子可别这样叫我,当不起。”

 

“你...”

 

“好,赵公子口口声声说吴小姐是来给我道歉的,那是我聋了还是吴小姐哑巴了,怎么打你们俩进来我连一句对不起都没听到过啊,啊!”

 

“柳姨,实在是对不起,刚才是我,是我见到您太高兴了意识忘记了,柳姨,我现在正式替辰辰跟您道歉,您能原谅他吗?”

 

“原谅?可以啊...”

 

“真...真的吗?”吴玥怯生生过的看着柳美娜,她并不知道现在她的脸上只有错愕,显然她并不相信柳晗竟然会这样说。

 

“我真的可以原谅他,只要...”

“柳姨,您放心该给的赔偿我们是一分都不会少的。”看着吴玥脸上抑制不住的欣喜和她身后的赵栋皱眉的表情,柳美娜终于知道为什么吴玥竟然会带着她好不容易得来的未婚夫来见她了,原来不只是为了威慑和炫耀啊。

 

吴玥心中暗自高兴着终于让赵大哥看清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是怎样的了,但是还没等他高兴多久,柳美娜便开口,“我可以原谅他,只要你代替他从这个楼梯上滚下去,你放心医药费我全包了,不管你住多久我都全权负责,而且保证不再追究,好不好啊。”

 

“柳晗你...你...柳姨你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真心来到道歉的啊...”

 

听见吴玥这样“委屈”自己,她身后的赵栋可受不了了,“柳小姐,玥儿叫您一声阿姨是看在您是长辈的份上,但是您要是想借着所谓长辈的身份为所欲为,我们赵家头一个不会容你。”

 

“容我,你们赵家容我的方式就是把我儿子推下楼梯是吗?”

 

“这...那件事只是一个意外,辰辰他们也不想的,他们也很自责。”

 

“自责,他们把我的孩子弄成这样一句自责就算了是吗?今天我把话撂这我儿子的伤绝不会白受,是,我现在奈何不了他们,但是夜路走多了,也总是会遇到鬼的...我看你们能不能防我一辈子。”

 

吴玥听到她这话满含泪水的眼睛楚楚可怜的看着赵栋,赵栋不自觉地想要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便大声道,“如果辰辰他们几个有事,我们赵家绝不会放过你的。”

 

“那我就看看你怎么不放过她。”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三人齐齐看去。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26)

第二十六章

 

  “听说?”

 

  “是啊,柳经理,这几天你就先不要去公司了,安心照顾好孩子。”柳美娜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唐山琳这样一说正好解决了她现在的困局,他也就不好再开口问些什么。

 

   柳美娜眼光一抬,看到了蹲在唐山琳身后的唐母,之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唐可平,明明只是一个普通老人的背影但是不知为什么,柳美娜就是突如其来的一阵心慌,不想让唐母跟可平有太多接触。

 

  “不好意思,这位是?”柳美娜一抬手问向唐山琳。

 

  “哦,你看我这忘了给你们介绍了,这位啊,是我母亲,旁边这位呢是我大嫂,她们来这看我们的,这不听说可平受伤了,就跟着一起过来探望探望。”

 

   尽管柳美娜内心疑惑,但是她还是没有继续问下去,她看着唐山琳身后正跟唐可平玩的开心的唐母,她真的很少见到自己的孩子这样的开心,也是啊,从小长在吴家这样的环境里,再开朗的孩子也不可能真的不放在心上。

 

   看到可平这么开心,柳美娜也就顾不上其他了。

    

   徐兆则怕柳美娜起疑心没有呆一会儿就借口有事拉着她们三个离开了。

   

   “开心吗?”柳美娜坐在病床边看着唐可平津津有味地玩着唐母刚刚送给他的魔方。

 

   “嗯,唐奶奶说她特别喜欢我,还送了这个魔方给我。”柳美娜看着唐可平灿烂的笑脸突然什么都不想查了,在她看来只要他们对可平好就够了。

 

   唐可平的头上还有伤,柳美娜只让他玩了一会儿就帮他收起魔方让他在休息一会儿。唐可平睡下没多久,唐山海就推门进来了。

 

   柳美娜看着他身上那一套跟走之前一样的衣服,突然觉得心里有点心酸。柳美娜知道他之前是去给可平出气去了,但是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着急的回来,曾经西装有褶皱不走,脸上有胡渣不去,头发散乱不出门的唐队长现在真是一点儿面子都没有了。

 

   柳美娜知道他这样回来是为了可平,但是心中还是有一丝希冀,他回来的原因会不会是有一丝丝是为了我呢?

   

   柳美娜轻笑一声,打消了这个念头。“美娜,怎么了?”

 

  “没什么,可平刚睡下,我刚刚给你拿了换洗衣服来,你要不要去梳洗一下。”

 

  唐山海看着眼前柳美娜,这一切都还来得及不是吗,还好我还有机会!“山海”柳美娜见他晃神,叫了叫他。

 

   唐山海接过她手里的衣服,“好,我很快回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柳美娜便转身回去看唐可平睡得怎么样,这不禁让唐山海觉得挫败极了。

 

   “柳阿姨,那个叔叔是不是喜欢你啊?”躺在另外一张病床上的小孩终于不再装睡,但是却又怕吵醒了已经睡下的唐可平,只能长大了嘴巴努力的做口型也亏着柳美娜眼神好才能看得懂。

 

   “你再这样说,我就让你妈妈把你送回学校去。”

 

   之见这个小男孩一手捂住胸口,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泪眼汪汪无声地控诉眼前好似犯了滔天大罪柳美娜。

   

   这个小男孩就是苏瑾了,苏瑾在唐可平出事的那天被他亲爹接出去吃了一顿饭,回来以后知道唐可平被人推下楼梯,就坚定不移的赖在了病房里,为了这事关秋不得不出钱亲手将亲生儿子送进医院,虽然他口口声声说是为了陪着手上的小伙伴,但是在唐可平明明已经确诊没有大碍的时候还是坚持将“牺牲”自己留在医院陪着可平,照他妈妈的话说,这小子就是想逃课。

 

   柳美娜轻轻戳了一下他的额头,轻声道“你啊!”。

  

   唐山海换好衣服出来,看到柳美娜这般样子终于放下心来,他知道可平对于美娜来说意味着什么,但让他担心的是可平出事她却表现的很冷静,这样的冷静不由得让唐山海觉得心疼,心疼她儿子受伤了连伤心都不敢表现出来,心疼她就这样自己硬撑着连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

 

   唐山海刚刚认识柳美娜的时候其实真的很不喜欢她,不喜欢她圆滑,不喜欢她世故,不喜欢她的很多很多地方,更是不喜欢她不知不觉就走到了他心里把他的心填的满满的,再也没有多余的地方容纳别人的时候就不要他了。

   

   “山海,你换好了。”唐山海看着柳美娜瞬间消失的笑脸,是啦唐山海别说不喜欢她的资格了,你现在连偷偷喜欢她的资格都没有了。

 

“山海,我去打壶水去,你看一下他们两个好吗?”

 

“还是我去吧。”

 

“不用了,我看着可平也该醒了,他一定很想见你。”

 

     柳美娜刚出门,苏瑾这头脱缰的....就刹不住车了。

 

“唐叔叔,你上午去哪了啊,可平找你好多趟呢?唐叔叔你是不是马上就要给可平当后爸了啊”

“后爸......”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25)

第二十五章

 

“是这里吗?”唐母站在313病房门前定睛看着问向身旁的唐山琳和徐兆则二人。

 

“啊,是这吗?”唐山琳碰了徐兆则一下问道。

 

“行了,都到这了,就别想着为了什么兄弟情义,给他通风报信了。”

 

“是,妈,是这间。”

 

     徐兆则上前敲了敲门,里面并没有人回应,便推门进去,这是一间装潢不错的儿童病房,里面有两张病床但是只有一个小孩子一人躺在病床上,睡得正香,唐山琳不由得觉得有些失望。

     

她原想着山海并不是那会对人一见倾心的人,既然在柳晗身上找不到原因那么八成就在她那所谓“遗腹子”的孩子身上了,可是单看躺在病床上孩子着实找不到与自己的弟弟有任何相似之处,看来自己的傻弟弟是真的要给别人养孩子了,不过也没关系,只要他愿意成亲,以后总是会有孩子的。

 

就在他们一行四人发呆的时候,病房的门开了,一个小护士推着一个小孩子走了进来,不知为什么,唐母的注意一下就被这个小男孩吸引了,唐山琳和徐兆则原来自己刚刚一直找错了人,他们很确定这次没有找错,因为这个孩子跟柳晗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唐母一行四人看到唐可平之后便呆立在原地,唐可平还没有什么,倒是将推着他进来的小护士吓了一跳。

 

唐山琳跟徐兆则以前都没有见过可平,但是他们都见过柳晗,眼前的这个孩子确实算得上跟柳晗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眼前这个带着一丝他这个年纪并不应该有的沉稳气质的孩子却莫名让他们想到了山海的小时候。

 

唐母一直都记得那个总是带着一丝与他年纪并不相符的沉稳,那个在父亲和哥哥相继离家之后时刻谨记用自己小小肩膀为母亲,姐姐撑起一片天的小小少年。

 

唐山海是家里的老来子,唐母在唐家大哥都已经20岁,唐山琳都12岁的时候发现自己有了身孕,当即大喜过望唐山海出生之后也没有辜负家里人的期望。

 

从小他就有着不输于其他成年男子的担当,唐母一直相信他的山海会长成值得让人信任的男人,长大了也一定回像他的父兄一样顶天立地,保家卫国。只除了......她的山海到现在都还没有一个家。

 

但是现在她心中的郁气好像一瞬间都消散了,“你叫可平是吗?”

 

“嗯,阿姨您好,您是我妈妈的朋友吗?”唐可平看着蹲在他身前女子,不晓得为什么就算是觉得面善。

 

“额,我......”

 

 

在一旁的徐兆则赶忙出声,“是啊,可平。我们是你妈妈在公司的同时,听说你受伤了所以过来看看你。”

 

“是吗?”唐可平知道柳美娜一向不喜欢跟外人说自家的情况,那么眼前的四个人能找到自己要么是跟自家母亲的关系真的很好,要不然就是另有所图。

 

照柳美娜以前的性格,唐可平根本不相信自己母亲会跟刚刚认识几个月的公司同事有这么好的关系,可是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对他们有用呢?

 

在唐可平发呆(才不是)的时候,唐母一行人才刚刚从唐山海跟唐可平相似的气质上缓过神来,柳美娜就带着给唐可平的营养餐和换洗衣服悄悄地进门了。

 

“徐副总,唐副总,你们?还有这两位是?”

 

“这位就是柳小姐吧,我是山琳的大嫂,这位是山琳的妈妈,我们听说小唐病了,特意过来看看。”

 

“听说?”

 

......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24)

第二十四章

“你下手可真够快的啊,当初咱俩结婚的时候你要是有这尽头,晓璐的孩子孩子现在都巴不得能打酱油了。”

“你现在跟我说这些有用吗,现在重要的是妈马上就要来了,我怎么跟山海说啊。”

“现在重要的不是山海怎么样应对咱妈,而是咱妈会不会同意柳晗跟山海的事情。”

“不同意?不会吧。”

“柳晗成亲了两次还带着一个孩子,我们看得开,长辈可未必,更何况......”更何况真要是结了婚,生了孩子亲生的跟后养的他也不一样啊!

徐兆则和唐山琳总算是想到一块去了,可这并没有什么用处。

......

当天晚上,唐山琳就决定给唐山海打一个电话通知他,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弟弟好不容易铁树开花一次,错过柳晗谁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啊,不对,都不一定有下一次,还是让他早做准备吧。

唐山琳终于做好里外不是人的心理准备,打电话通知唐山海的时候。

“姐,你认识吴家人吗?”

“吴家?哪个吴家?吴自有?”

“不是,美...柳晗原来呆的那个吴家。”

“他们家啊,我跟你姐夫也只跟柳小姐联络过,吴家那个女儿我倒是之前在宴会上见过几次,漂亮是漂亮就是小家子气了一点儿,这怎么了?”

“没什么...”

“诶,山海你现在在哪里啊?”

“姐,我现在在医院,可平那边离不开人没事我先过去了,有什么事等我回去再说吧。”

“哎呀,我还没来得及说呢!”唐山琳挂掉电话向徐兆则抱怨道,“这可怎么办啊,山海现在一点准备都没有,要是我妈不同意,柳晗连进门的机会都没有,你说说他是怎么想的。”

“也说不定,山海觉得妈会答应呢!”虽然几率很小。

“你放...”唐山琳到了还是把那句话憋了回去,“我妈是什么人我还不知道,柳晗虽说是家世清白但到底是...从小到大妈给山海的都是最好的,连大哥都要退一射之地。不管山海跟柳晗之间的关系到底是谁主动,在我妈看来山海这就是受了委屈,她怎么可能答应呢?”

“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走一步看一步什么啊?”之见两位身着旗袍的女子,其中一个搀着另外一位缓缓走来。

“妈,大嫂,你们怎么来了?”,唐山琳和徐兆则快步走上前去。

“我说来看看你们啊,你信吗?”唐母的话将唐山琳噎住了。

“对这位柳小姐你们了解多少。”

“兆则前两天请她到我们公司工作,就这几天我跟她相处的感觉,人挺不错的,业务能力也很强。”

“你说她是刚刚到公司工作,那她以前在哪工作的呢?”

“......她以前,在...”

“怎么,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唐母一挑眉,唐山琳一指徐兆则“人是他挖过来的,他负主要责任。”

徐兆则一脸震惊的看着她,“出卖我!”

“说吧,怎么回事好好讲讲我们家的铁树是怎么开花的吧。”

“铁树,有点过分了吧。”

“让你们说什么,你们就说什么,别转移话题。”在一旁的唐大嫂说道。

“柳经理她以前在一家跟我们有竞争关系的公司工作。”

“竞争对手?什么职位?”

“额...总经理...”

“嗯?”徐兆则跟唐山琳看着唐母可以说得上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山海,死道友不死贫道对不住了,“柳经理之前是一家跟我们有竞争关系叫佳禾的公司的总经理,她作为佳禾前任董事长的遗孀管理了佳禾七八年的样子,直到前几天她的那个继女在十八岁成人仪式上宣布正式接受佳禾,我觉得柳经理的很多想法都很超前就跟山海和山琳商量了一下,请柳经理到我们公司来任职。”

“这么说,她跟山海只认识几天而已喽。”

“这...这件事还是我来说吧,前几天晓璐出去玩的时候看到了跟山海很像的男人,当时我跟兆则没有太当回事(吗?),因为晓璐看到那个男人身边跟着一个孩子跟他特别亲密,应该是父子关系。但是前几天我们再开会的时候山海收到一个消息连会都不开就走了,后来我们查到他之所以走可能是因为...因为柳小姐...的小孩被人推下了楼梯。”

“这么说,山海不知喜欢上了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而且她还带着一个孩子,等等,如果柳小姐有一个孩子,那怎么会被赶出家门?”

“柳经理的小孩是她在跟佳禾董事长结婚之前的那一任丈夫...的。”唐母凌厉的眼神让徐兆则心里一紧。

“妈,柳晗跟佳禾董事长都结婚的时候佳禾董事长都已经病入膏肓了,他们俩之所以结婚完全是交易,柳晗想保她儿子健康长大,吴先生想保证佳禾不被除了他女儿之外的人染指,而且柳晗真的没有动过吴家的东西,就这一点而言,我觉得她这个人还是可信的。”

“你说可信就可信吗,走吧。”唐母起身要出门。

“去哪?”唐山琳问道。

“妈,您才刚坐下还没休息一会儿呢。”坐在一旁的唐大嫂说道。

“是时候去见见这位柳小姐了。”说着唐大嫂赶忙扶着唐母起身。

徐兆则给了唐山琳一个眼神,指了指身旁的电话想趁着这会儿功夫悄悄给唐山海报个信,“你们俩也给我过来。”
–––––––––––––––

对不起大家了,这一更拖了这么久,现在发一更来证明,我真的没有坑,真的哦(ฅ>ω<*ฅ)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二十三)

第二十三章
关秋静静地看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

“就为了可平,你要搭上自己一辈子,小晗他不爱你,你知道吗?”

“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这个事实了,但是小秋我们两个也不是完全一样的不是吗?”

......
“不劝了,我以为你还会对我说点什么呢?”

“我说了,你会听吗?”

“嗯...不会。”关秋看着柳美娜一脸认真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答应我,如果他对你不好...”

“就算他对我不好我也不会告诉你,你放心吧虽然他不爱我但是他真的是一个很负责任的人,我活到现在只有两件事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而且将来我也不打算后悔,一件就是生下可平,还有一件就是爱上他。而且他对我好不好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他对可平好吗。我知道他一定会,这样就够了。”

“记得如果,当然最好不要有这个如果,如果他真的对你不好,记得一定来找我。”说着关秋用力地抱住了柳美娜。

“好了,我们回去吧可平该找你了。”

“嗯,走吧。”

看着两人相伴远走的背影,门后的身影才慢慢显露出来,半明半暗之间悲伤地情绪笼罩着他。

“没关系的唐山海,她愿意回来已经是上天恩赐了不是吗,没想这么多了。”

柳美娜和关秋回到病房看到唐可平的病房来历空无一人顿时就慌了,这是门外有一个小护士进来收拾房间。

“小姐,不好意思,这里的那个小男孩去哪了?”

“哦,您就是唐太太吧,这个小赵肯定又是到哪里偷懒去了,刚才唐先生将小唐公子转到楼上3011了之后本来是想在这里亲自等着您回来的,结果小唐公子那里啊少不了人,我就找了一个小赵在这里等您来着,想等您回来的时候告诉您一声,结果这个小赵不知道又跑到那里偷懒去了,真是不好意思啦唐太太。”

“没关系的,谢谢了。”

三楼病房前

“怎么了?”关秋看着柳美娜将门慢慢地带上轻声问她。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我给不了的他都能给。我们回去吧我去给可平做点吃的,让他们父子俩单独待会儿。”

唐山海看着睡眼惺忪的唐可平心底藏得最深的那个角落像被羽毛轻轻扫过一般。

柳美娜提着保温桶悄悄打开房门,唐山海看着柳美娜对唐可平的珍视,她甚至都看不到就坐在一旁的自己,以前...明明不是这样的。

“美娜。”唐山海迫切的想将她的注意抓回来。

“啊!”柳美娜想被人从美梦中惊醒一般,错愕的看着他。

“妈妈”,唐可平弱弱的叫到。

“起来了,可平,疼不疼啊,来先喝口水。”唐山海就这样看着柳美娜刚刚转过来的注意没了,不应该说从来就没有过。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美娜跟可平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她关心可平已经成为习惯了,自己怎么就这么不舒服呢!

过了好一会儿,柳美娜才注意到坐在对面的唐山海,看着他发青的脸色,“山海,你是不是累了,可平这里有我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爸爸,你累了吗?”

可平担忧的神色和他头上的绷带此刻显得分外刺眼,唐山海将他头上的碎发挽到耳后,“我很快就回来。”

他看着柳美娜但是却没有得到他希望的回应,她只是默默地低头,唐山海不知道怎么抑制自己心底不停冒出来的酸涩的苦水,只能加大脚步走出门去,连头也不敢会。

......

这边的唐山琳和徐兆则更是炸了锅一般,“一定是有女人了。”

“你也别太早下结论,说不定是有其他什么要紧的事情呢?”

“那一次晓璐看到的肯定就是他,今天连会都不开,我连柳晗的议案都没来得及提,就夺门而出。”

“你也别太早下定论,山海今天提前下班肯定有原因但是我们凭良心讲,我小舅子你弟弟唐山海是那种会因私废公的人吗?”

“也不是啊。”唐山琳有些懊恼的坐下。

“那现在怎么办啊?我已经把这件事告诉妈了”她带着希冀的眼神看向徐兆则。

“什么时候!”徐兆则一下从沙发上跳起来惊呼到。

“就刚刚。”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二十二)

第二十二章
柳美娜坐在唐可平的病床边,她轻抚上他缠着绷带的额头。

关秋一进来就看见柳美娜盯着唐可平掉泪的样子,她想着柳美娜也许会暴跳如雷,也许会泣不成声,但是就是没有想到柳美娜会这样坐在唐可平床边,静静地看着他掉泪,这样一句话不说,一声不吭的柳美娜关秋从来就没有见到过,但就是这样才更恐怖。

没有人比关秋更了解唐可平在柳美娜心目中的地位,关秋自认小瑾对她来说很重要,但是这与柳美娜和可平的情况却不太一样。她看的出,柳美娜真的非常重视可平,虽然平时对他并不溺爱,管教也很严。但柳美娜就是让关秋觉得她的儿子就是她活下来的理由。

所以这次听到唐可平受伤,关秋马上就赶过来了,但是柳美娜现在的情况却让她觉得异常...异常恐怖。

她生怕柳美娜一时气不过做出一些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她半蹲着握住柳美娜的手,之见她平静的对自己说,“他们就是欺负我的可平...没有爸爸。”

苏秋一听这话,抬头一看柳美娜黑洞洞的眼眶没有一丝情绪。

“小晗,你别吓我啊,你还有可平要照顾呢,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啊!”

“傻事”,柳美娜冷笑一声,轻声说道“我当然不会做傻事了,我还要好好陪着我的可平呢。”

“妈......”一声及其微弱的呼唤从病床上传来。

......

这边柳美娜看唐可平醒了过来,胸口的一块大石总算去了一半。

想起可平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便去准备。

关秋看着柳美娜从死气沉沉到现在忙前忙后生机勃勃的模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她是真的害怕柳晗一时冲动自己一个人找到吴家去,要是被欺负了该怎么办啊。

另外一边,唐山海与徐兆则、唐山琳和其他一些信得过的老人就柳美娜交上来的那一份企划专门开了一个会议想商定了一下细节,结果才开了半个小时之见小康连门斗没敲就冲进了会议室,打断了会议。

唐山琳刚要发火就看见小康在唐山海耳边耳语了几句,唐山海一听当时脸色就变了,拿起身后的西装外套拔腿就走,脚步生风,震得会议室一干人等都想到外面看看是不是老天爷下红雨了,还是太阳从东边落下去了。

要知道,这可是我工作起来连觉都可以不睡,饭都可以不吃,澡都可以一定要洗但是拿不出他满意的方案谁都别想好过的弟弟(老板)啊!

今天我弟弟(老板)竟然连会都不开就走了,唐山琳一行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唐山海大步流星的走出会议室,“先散会吧!”唐山琳对着身旁的徐兆则做了个口型说道。

“散会。”

伴随着会议室里的人慢慢减少,唐山琳也愈发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她向窗前的徐兆则靠过去,问道“我们现在追还来得及吗?”

“要是山海不想让我们知道肯定是来不及了,但是我觉得这次我们有可能追的上...”

徐兆则丢给唐山琳一个挑眉便往会议室外走去,唐山琳紧随其后。

而他也确实没有猜错,此刻的唐山海根本没有时间去管身后那两个无聊的人到底有没有跟上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我讲清楚。”

小康以他从小就跟着唐山海的经验来说,现在一脸平静的唐山海恐怕马上就要爆发啦,他强压住自己砰砰直跳的心,目不斜视地说道“今天小公子在学校操场跑步的时候,突然有三个小孩走过去了,没说两句话四个人就起了争执,然后小公子被他们三个围住,然后我跑过去就看到小公子从楼梯上跌下来,那三个小孩不见了。”

小康一点都不敢回头去看唐山海现在的脸色如何,因为周边骤然下降至绝对零度的气温已经告诉他现在最好乖乖闭嘴。

“我给你半天时间,今天晚上我就要知道那三个是谁家的。”

“是。”

唐山海刚到病房门口就听到柳美娜轻声安慰着可平,他不由得深呼吸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咚咚咚。”

“爸爸...”唐山海听着他兴奋中还带着虚弱的一声,再看到紧紧裹在头上的纱布,还有上面渗出的一丝血迹,面上不显但手上暴起的青筋还是清晰地显露出了他的情绪,刚才就应该只给他一个小时的。

唐山海走到他床边,想摸摸他的头但是看到上面的血迹,只好改成捏捏他的脸,“爸爸。”

唐山海听着唐可平软软的声音,看着他就好像闪烁似星辰的眼睛觉得好想拥有了全世界。

关秋提着暖壶进来听到可平这一句话,“砰”的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都吸引了过去。

柳美娜一把将关秋拉到楼梯间,留父子俩在屋里面面相觑。

“小晗,刚才可平叫他什么?你告诉我,他是你给可平找的...继父吗?”

“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他是谁。”

“柳晗你疯了吧,是谁一直告诉我,帮我说要我从火坑里跳出来,怎么现在自己又要跳回去了,柳晗你那里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我现在一点也不明白了。”

“不要说你不明白了,就算是我自己现在也未必明白,但是我只知道一件事...里面的那个人可以让我儿子堂堂正正做人,可以让他以后不再被人嘲笑,可以让他以后不再想一个小大人一样想东想西,可以像普通小孩子一样撒娇,一样吵,一样开心,尤其是在这种被人欺负了的时候可以给他撑腰就可以了,我怎么样不重要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21)

第二十一章

 

“可平,你吃这个排骨了吗?。”柳美娜趴下身子悄悄地问唐可平。

 

“我只尝了一点点,但是爸爸吃了很多。”唐可平压低了嗓子对柳美娜说道。

 

“美娜,水都太烫了我帮你倒了一杯牛奶好不好。”唐山海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好啊,好啊。”柳美娜话音还未落就只见唐山海端着一杯牛奶走过来。

 

唐山海将牛奶递给柳美娜便落座,“怎么不吃排骨啊,不好吃吗?”话音还没落唐山海便夹起一块排骨,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柳美娜和唐可平出奇一致的选择了沉默。

 

心情平静下来带来的唯一的副作用估计就是味觉恢复正常了,排骨刚刚入口唐山海就感觉到了一股辛辣的味道扑鼻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重的酸味但是这两个味道加起来都掩盖不了舌尖上的发苦的咸味。

 

柳美娜和唐可平不约而同的瞄向唐山海,唐山海一脸纠结将咽未咽,要吐不吐的样子极大地取悦了柳美娜,她默默地将手边的牛奶递给他。

 

唐山海顺势接过杯子灌掉了大半杯牛奶之后哑着嗓子说,“我再去倒一杯。”

 

柳美娜和唐可平看着他通红的耳朵不由得笑出声来。

 

柳美娜在厨房里四处看了看,结果只发现了三个鸡蛋,唐山海正襟危坐看着柳美娜将其他菜挪到一边,三个人寂静无声的吃完这一顿来之不易的晚饭但恐怕也只有唐可平是真心实意想要吃饭的吧。

 

柳美娜哄好唐可平之后转身便看到唐山海站在阳台上看风景的样子,柳美娜现在才有时间好好的看一看他,他身着一间简单大方的白衬衫,尤其显着他精瘦的腰身,袖口有些污渍但并不能影响他清冽的气质。

 

他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但不像从商场直接买来的,这就是说他...回家了。

 

“他住在哪里呢?他跟谁住在一起呢?”柳美娜不知道徐碧城还有没有跟唐山海在一起,但她知道以前徐碧城有机会跟陈深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也是因为唐山海不在了,但是现在唐山海还活着他们两个又怎么会分开呢,重要的是唐山海不会离开她的不是吗。

 

柳美娜自嘲的笑笑,输家永远都是输家。

 

“山海,可平睡了,我们出去吧。”

 

“哦,好。”

 

唐山海觉得这一切都太美好了,初秋的气温正好适合来上一杯热牛奶尤其是坐在昏黄的灯光下他最爱的女人就坐在对面。

 

“山海”柳美娜看唐山海在发呆就叫了他一声。

 

“啊,美娜你叫我?”

 

“是啊,我想问问你,这么久了不回家,你家里应该会担心的吧?”

 

“他们啊,他们知道我没事。”

 

“他们?”柳美娜脸色骤然暗淡下来呢喃道。

 

“美娜,我想告诉你,我跟碧城...不是真...”

 

“你现在在告诉我你当初跟徐碧城是假结婚是吗?但是就算这样也改变不了当初我确实是勾引了一个有妇之夫这个事实,改变不了你当初容忍我的接近是故意的这个事实,更改变不了你一直都在骗我这个事实不是吗。”

 

“美娜。”唐山海听了她这话脸色骤然变白了,现在他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好好的气氛非得翻旧账。

 

“山海,我爱你,你知道吗。”柳美娜满脸期待的看着唐山海,但绝不能算上她充满泪水的眼睛。

 

唐山海想要解释但是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卡在他的嗓子里,更卡在了他的心上。

 

“山海我是真的爱你,但我没有办法再相信你了。每一次你的靠近都会让我忍不住去怀疑你这次是不是在骗我,如果真的是那你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我不给你会不会有事,如果我给了,你会不会就走了。”     

 

唐山海总算明白什么叫钝刀子割肉最疼了,因为他现在就觉得柳美娜的话就像是一把把没开刃的刀一样一次一次的戳在他的心口,已经鲜血淋漓。

 

他默默地抱住她,不只是希望能安慰她,也想她不要再说下去,但是柳美娜没有一点反应。

 

“山海,我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你再...这样了,自从你出现我就想了好久好久,你为什么来找我,但是我思来想去都只有可平这一个理由。”

 

“不是的美娜,我不是因为可平......”听到这话唐山海总算是有了一点动力为自己解释一番,但是在柳美娜的眼神中他看得出来她不相信他,一点也不。

 

“好就算不是因为可平,我现在的老板是没什么值得你图谋的,真的,他们帮过我我不能帮你山海。”

 

“我不是因为......”

 

“山海,你不会想说是因为我吧,因为你爱我?”

 

“如果我说是呢?你是不是也不相信我。”

 

“我...没有办法相信你。”

 

“山海,我知道你来是因为可平,你不用再骗我了。我不打扰你们父子相认,但是可不可以请你不要带走可平。他是我的一切啊。”

 

唐山海终于明白对现在的柳美娜来说,最重要的再也不是他唐山海了,明明知道这个结果是他咎由自取,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心还是痛得要死。

 

“美娜,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

 

“相信,这个词早就不适用与我们两个了不是吗?”

 

 

 

第二天,柳美娜看着唐山海挺拔的背影渐渐远去,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了,但是当天晚上,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心里止不住的悲凉。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21)

第二十一章

 

“可平,你吃这个排骨了吗?。”柳美娜趴下身子悄悄地问唐可平。

 

“我只尝了一点点,但是爸爸吃了很多。”唐可平压低了嗓子对柳美娜说道。

 

“美娜,水都太烫了我帮你倒了一杯牛奶好不好。”唐山海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好啊,好啊。”柳美娜话音还未落就只见唐山海端着一杯牛奶走过来。

 

唐山海将牛奶递给柳美娜便落座,“怎么不吃排骨啊,不好吃吗?”话音还没落唐山海便夹起一块排骨,不知出于什么样的心理,柳美娜和唐可平出奇一致的选择了沉默。

 

心情平静下来带来的唯一的副作用估计就是味觉恢复正常了,排骨刚刚入口唐山海就感觉到了一股辛辣的味道扑鼻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股浓重的酸味但是这两个味道加起来都掩盖不了舌尖上的发苦的咸味。

 

柳美娜和唐可平不约而同的瞄向唐山海,唐山海一脸纠结将咽未咽,要吐不吐的样子极大地取悦了柳美娜,她默默地将手边的牛奶递给他。

 

唐山海顺势接过杯子灌掉了大半杯牛奶之后哑着嗓子说,“我再去倒一杯。”

 

柳美娜和唐可平看着他通红的耳朵不由得笑出声来。

 

柳美娜在厨房里四处看了看,结果只发现了三个鸡蛋,唐山海正襟危坐看着柳美娜将其他菜挪到一边,三个人寂静无声的吃完这一顿来之不易的晚饭但恐怕也只有唐可平是真心实意想要吃饭的吧。

 

柳美娜哄好唐可平之后转身便看到唐山海站在阳台上看风景的样子,柳美娜现在才有时间好好的看一看他,他身着一间简单大方的白衬衫,尤其显着他精瘦的腰身,袖口有些污渍但并不能影响他清冽的气质。

 

他今天换了一身衣服,但不像从商场直接买来的,这就是说他...回家了。

 

“他住在哪里呢?他跟谁住在一起呢?”柳美娜不知道徐碧城还有没有跟唐山海在一起,但她知道以前徐碧城有机会跟陈深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也是因为唐山海不在了,但是现在唐山海还活着他们两个又怎么会分开呢,重要的是唐山海不会离开她的不是吗。

 

柳美娜自嘲的笑笑,输家永远都是输家。

 

“山海,可平睡了,我们出去吧。”

 

“哦,好。”

 

唐山海觉得这一切都太美好了,初秋的气温正好适合来上一杯热牛奶尤其是坐在昏黄的灯光下他最爱的女人就坐在对面。

 

“山海”柳美娜看唐山海在发呆就叫了他一声。

 

“啊,美娜你叫我?”

 

“是啊,我想问问你,这么久了不回家,你家里应该会担心的吧?”

 

“他们啊,他们知道我没事。”

 

“他们?”柳美娜脸色骤然暗淡下来呢喃道。

 

“美娜,我想告诉你,我跟碧城...不是真...”

 

“你现在在告诉我你当初跟徐碧城是假结婚是吗?但是就算这样也改变不了当初我确实是勾引了一个有妇之夫这个事实,改变不了你当初容忍我的接近是故意的这个事实,更改变不了你一直都在骗我这个事实不是吗。”

 

“美娜。”唐山海听了她这话脸色骤然变白了,现在他恨不得扇自己两巴掌,好好的气氛非得翻旧账。

 

“山海,我爱你,你知道吗。”柳美娜满脸期待的看着唐山海,但绝不能算上她充满泪水的眼睛。

 

唐山海想要解释但是却感觉有什么东西卡在他的嗓子里,更卡在了他的心上。

 

“山海我是真的爱你,但我没有办法再相信你了。每一次你的靠近都会让我忍不住去怀疑你这次是不是在骗我,如果真的是那你想要的是什么,如果我不给你会不会有事,如果我给了,你会不会就走了。”     

 

唐山海总算明白什么叫钝刀子割肉最疼了,因为他现在就觉得柳美娜的话就像是一把把没开刃的刀一样一次一次的戳在他的心口,已经鲜血淋漓。

 

他默默地抱住她,不只是希望能安慰她,也想她不要再说下去,但是柳美娜没有一点反应。

 

“山海,我已经没有什么值得你再...这样了,自从你出现我就想了好久好久,你为什么来找我,但是我思来想去都只有可平这一个理由。”

 

“不是的美娜,我不是因为可平......”听到这话唐山海总算是有了一点动力为自己解释一番,但是在柳美娜的眼神中他看得出来她不相信他,一点也不。

 

“好就算不是因为可平,我现在的老板是没什么值得你图谋的,真的,他们帮过我我不能帮你山海。”

 

“我不是因为......”

 

“山海,你不会想说是因为我吧,因为你爱我?”

 

“如果我说是呢?你是不是也不相信我。”

 

“我...没有办法相信你。”

 

“山海,我知道你来是因为可平,你不用再骗我了。我不打扰你们父子相认,但是可不可以请你不要带走可平。他是我的一切啊。”

 

唐山海终于明白对现在的柳美娜来说,最重要的再也不是他唐山海了,明明知道这个结果是他咎由自取,但是他发现自己的心还是痛得要死。

 

“美娜,你...要怎样才能相信我。”

 

“相信,这个词早就不适用与我们两个了不是吗?”

 

 

 

第二天,柳美娜看着唐山海挺拔的背影渐渐远去,她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是对还是错了,但是当天晚上,她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他,心里止不住的悲凉。

 

 

 

 

 

我爸不可能这么蠢萌(二十)

第二十章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你的家乡有一个小姐妹来找你帮忙,因为她以前跟她丈夫分开以后有了一个孩子,而她丈夫跟她分开之后又结了婚,但是他跟他的第二人妻子一直没有孩子,她现在很担心会失去自己的孩子是吗?”

 

“没错,就是这样。”

 

“一般来说,这种情况如果孩子的父亲想要回他我们这边没有任何办法。”

 

即使早有准备,柳美娜一听到这话也忍不住红了眼眶,柳美娜强忍住眼泪,哽咽地问道“王姐,如果他们两个不想要回这个孩子那是不是我这个姐妹就有机会......”

 

“这是当然了,如果孩子的爸爸想抚养我确实是不建议争取抚养权,但是如果他不想,那这件事就简单多了。”

 

......

 

唐可平端着他的小饭碗,时不时地扒拉两口米饭,今天的唐山海完全没有表现出他应有的水准,咸味的糖醋排骨,尝起来只有醋味土豆丝还有虽然没有腥味看起来也很好喝但实际上尝起来却发苦的鲤鱼汤,不得不说他深深为自己的未来而担忧。

 

唐可平将自己深埋在碗里的脸抬起来,露出他并不像爸爸的大眼睛目睹自己刚刚找回来的亲生父亲目不转睛的盯着房门连续吃掉了三块他自己做的咸味的糖醋排骨之后,唐可平深深的感觉他可能不只是样貌上随了妈妈,当然他也为此感到无比的庆幸。

 

“哒哒哒哒......”一阵脚步声传来,唐可平飞快的放下手中的碗筷,唐山海看着柳美娜走进来还没来得及关门就一把抱住跑向她的唐可平,他悬了一个晚上的心才将将落下一半。

 

“回来了,吃饭了吗?”柳美娜定睛看着他,因为要做饭白色的衬衣沾上了一个油点,袖口上还残存着一丝不知道是挑菜还是洗菜时残留下的泥土的痕迹,柳美娜觉得她已经隔得够远了但是还是可以从他身上问道那一丝油烟的味道。

 

她一直是知道自己的,知道自己生性凉薄,知道自己会本能的选择避开那些可能有害的事情或者人。

 

她以为自己已经想通了,自己爱的不过是以前那个毫无缺点的唐山海,爱他那样的爱徐碧城,她以为自己已经可以避开他了,但是她没有想到看着他这样,她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他曾经这样给徐碧城做过饭吗,她觉得自己嫉妒的发狂。

 

“妈妈”唐可平晃了晃柳美娜,她才醒过神来,“你...刚才跟我说什么吗?”

 

“没什么,我就是问你吃饭了吗?”

 

“还没有”

 

唐山海听到这里心想不管美娜今晚去见了谁她还是第一时间赶回来了,不管是为了谁但总归是一个好现象不是吗。“坐下一起吃吧,我去拿碗筷。”

 

“妈妈...”唐可平提示一般向柳美娜微微摇头,但是柳美娜想着以唐山海的厨艺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就答应了,唐可平亲眼看着那一块糖醋排骨被柳美娜吃下去,她也从未开始的轻松变成强颜欢笑,唐可平听着柳美娜略微沙哑的嗓音轻声道,“山海,我突然有点渴,你能不能帮我倒杯水?”

 

“哦,好我现在就去。”